重庆垫江凶宅

  凶宅,顾名思义,指的就是那些因为发生过凶杀,意外死亡或者其他不吉利事件而导致后期出现闹鬼现象的宅子。和凶宅或者鬼宅有关的故事想必大家多多少少都听说过一两件,但是真正身临其境,在凶宅有过居住体验的人,应该是少之又少吧?

  没错,这期要说的就是一位网友(以下简称小刘)在重庆垫江某凶宅居住时的真实体验。

  事情发生在2012年夏天6月份左右,具体日子小刘说他记不清了。

  小刘毕业后在重庆工作居住,经常在重庆主城和黔江区出差,两地跑。刚好那段时间的工作做完以后,他就一直在办公室没事做,这么呆了估计有一周左右的时间。

  然后有一天,公司里的杜老师(化名)把他喊着一起去重庆市垫江区出差,说就只去两天就回来,出差的目的是为了去跟他们当地甲方沟通一下,因为后面垫江的工作就由小刘来负责了,所以这是个前期铺垫的小出差。

  小刘跟杜老师从重庆坐大巴到了垫江,先去杜老师每次出差常住的一家酒店订了个双人间。

  他们出差有报销金额标准,杜老师找的这家酒店是个私人老板开的家庭式小酒店,环境打理的很不错,实惠便宜,老板是一对中年夫妻。

  订了酒店之后小刘跟杜老师首先去了甲方合作单位办了事,然后就杜老师才带着小刘一起去他们公司另外一个同事小齐(化名)在垫江租的房子那边吃饭。

  小齐是垫江当地的负责人,他租的房子就是公司在垫江的办事处的住宿区。

  公司为了节约成本,长期有人驻点的区域一般都有住宿区,短期出差的则是自己住酒店报销。

  小齐租的房子在一个叫桂溪名苑的小区里靠里面的一栋公寓,他住在公寓4楼左手边的屋里。

  这个小区里基本都是清一色的六层楼,当时来看的话,估计建筑时间也就5年左右,而小刘跟杜老师住的酒店就在小区正门右侧的河对岸。

  那天是小刘第一次到小齐的租房里做客,他一踏进屋子,就觉得屋子里有一股说不出来味道,感觉腥呼呼的,但好在味道不是很重,所以他也没太在意。

  在小齐那吃了饭以后,小齐便让他们在屋里参观了一下。

  这是个三居室的房子,面积大概100平左右,进门左手是厨房和一个大阳台,右手是客厅,正对着是走廊,走廊两边是卧室,两间卧室内有生活用品和寝具,走廊正对着是厕所。在客厅电视柜的墙上面有放置装饰物的格子架,上面的一个佛像引起了小刘的注意。

  这个佛像应该是个乐山大佛的造像,小刘估计应该是房东去乐山旅游的纪念品。佛像能吸引他注意力,是因为祂眼睛是歪的,看着很不协调,做工也比较粗糙。

  所以小刘当时觉得这尊佛像看着很怪,有种说不出的邪气,于是就没有多看了,转头到客厅跟两位同事一起聊天。

  因为房子里的用品都很新,小刘就问小齐这个房子租金多少钱一个月,小齐告诉他这个房子比周围的都要便宜,虽然好像有段时间没有住人了,但是屋里家电家具比较齐全。

  那天聊完后,小刘就跟杜老师回酒店了,次日也就回了重庆主城。

  一周后,杜老师知小刘去垫江出差,估计要待一个月左右的样子,但是由于垫江住宿区有寝具的房间都有人住了,所以杜老师提议可以住酒店报销。

  当时小刘想干脆还是住公司住宿区,自己买个行军床买一套寝具,然后在外面找点住宿发票拿回去报销。

  杜老师给了他一个电话,是跟小齐一起在垫江的另一个同事小杨的电话,杜老师说小杨是个新同事,刚到公司什么也不懂,白天小齐一般都要外出,小杨应该在宿舍的,到了以后可以直接去宿舍找他。

  于是小刘第二天一早就到了垫江,打车到了桂溪名苑。

  到了之后小刘却忘了宿舍在哪栋楼了,只能让小杨到小区门口接他。之前他也没有见过小杨,这一见发现对方是个200多斤的壮汉子。

  跟小杨打了招呼,俩人就一起上了楼。

  都是年轻人,挺有共同话题,于是小刘在宿舍把行李放了跟小杨聊了好一会,直到下午才出门去甲方合作单位把后续工作了解了。

  晚上小刘跟小杨、小齐一起在小区外面的一个大排档吃了饭。重庆主城是个大火炉,虽然垫江这种地方属于区县,但是只要到了5月还是挺热的,他们三个人吃饭时候每个人喝了几瓶啤酒,聊得很开心,但为了第二天的工作也没有多喝就回去了。

  回了宿舍就加班到了半夜,一直在教小杨核对制作图纸。

  到了睡觉的时候,两间卧室本来小杨和小齐一人一间,虽然他们提议要让给小刘,但小刘不好意思,就拿了个毯子在沙发上铺了个临时睡觉的地方。

  这个夜晚就这样平静的度过了。

  第二天都起了个大早,三人各自都有事情,小刘的工作地点是在垫江城区内,小齐和小杨则要去垫江外的另一个地方,所以晚上应该不会回来,临走前他们把宿舍钥匙给了小刘让他晚上睡里面的卧室。

  小刘忙碌了一早上,到了下午好不容易忙完了,就准备回宿舍休息一下。

  他拿着小杨给他留的钥匙走到了小区,钥匙上面有个黄色的油漆点,有点丑。

  走到四楼,拿着钥匙往里面怼,早上他是最后出门的,没有反锁门,钥匙很顺畅的就插进了锁孔里,但奇怪的是插进去后,就是扭不动,而且是丝毫的不动。

  费了半天劲,大夏天的三十四五度的天气,小刘出了一身汗。因为行李啥的都在屋子里面,也不可能不进去,换个地方住。

  于是他就轮番跟小齐和小杨打电话,但是打了几个都没人接。没办法,他就想这里地方小,可能邻里之间关系挺好的,那他可以去问问这边的邻居有没有这屋子的房东的电话。

  这楼是一梯两户的,屋子对面那家没有人住,他就去屋子正上面楼上那家去敲门,不一会就有人应门了。

  开门的是个中年阿姨,小刘就说他是住楼下的租户,问她知不知道401的房东的电话。

  阿姨说没有,看起来有点不耐烦的想关门进去了,小刘于是慌忙又问她知不知道房东在哪里住呢。

  结果她表情抽搐了一下说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她说:房东啊,房东在另外一个世界。

  小刘有点无法理解,但阿姨也没有再说话了,小刘只好说声打扰了,下了楼继续给小齐打电话,脑子里却一直在想楼上邻居那句话到底是啥意思,难道是因为那个阿姨跟房东有什么私人恩怨吗?

  而且上次来和这次来这边,都碰到过这栋楼里面住的邻居,基本上邻居们都会用很奇怪的眼神对小刘他们行注目礼,不光是在楼里,在小区中庭碰到也是一样的。

  想着想着,小齐终于接电话了,小刘就问他房东的电话有没有,这边门打不开了,是不是能问问房东那边有没有备用钥匙,可能是钥匙舌头坏了吧。

  小齐说房东电话没有存,租房合同上面倒是有,合同在屋子里面。

  没办法了,这时楼道里贴着的开锁匠电话号码终于派上用场了,小刘随便找了一个打了,谈好了50块的价格,没到20分钟,开锁师傅就来了。

  小刘正在跟师傅说明情况,这时刚好楼上有个邻居下来,也是个中年阿姨。这会小刘还是在想楼上那个阿姨说的话有点怪,于是就打了个招呼问她知不知道这个屋的房东在哪里。

  她翻白眼瞪了小刘一眼没回答,反倒问这里怎么回事?是在开锁么?

  小刘说是啊门打不开了,接着又追问了句:刚我去楼上本来打听房东住在哪里结果人家跟我说房东在另外一个世界,您知不知道是啥意思啊。

  这个邻居这次冒了句:算了,不跟你说,不能跟你说。

  小刘立马反应过来了,问她:这里死过人?

  邻居没有吭声,但答案基本是肯定的了。

  这会小刘的鸡皮疙瘩已经冒出来了,而开锁师傅居然还转过头来跟这位邻居阿姨搭话说:这里之前住的是不是那个事?

  这个邻居阿姨点了点头就赶紧下去了。

  那个事?哪个事?小刘这会心里已经开始发毛了。

  开锁师傅一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说明这里发生的事情不小,而且确实是死过人了。说着就把门打开了,问小刘这个锁换不换?

  师傅用的是一个塑料片插进门缝把锁舌弹开这么开门的,因此没有损到锁的结构。但小刘觉得还是得换吧,毕竟都已经打不开了,可能是锁里面哪里堵着或者卡着了。

  于是他又把钥匙插进去试了下,结果这次又没有问题了,一切正常。他又把门关上试了下,又是好的,接着又反锁,再打开,依然是正常的。

  小刘心里就又开始发毛了:什么情况,门在玩我?

  算了,开开就开开吧,他先把钱给师傅结了,赶紧又塞了一包烟问他怎么回事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

  师傅嘿嘿一笑,说:算了,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不然你不敢住了。

  小刘又再次惊到了,又塞了一包烟给师傅。

  这次师傅终于说了:这里以前发生的事情轰动过整个垫江城的。本来这里的原住户就是房东一家三口,小孩在外地上学,所以平时就两夫妻在住。

  据说夫妻俩感情很好,都是在事业单位上班,但有一天中午这俩人突然就拿刀互砍,男的把女的砍死了,头都快砍掉了,然后男的又接着把自己怼死了。

  事情发生了几天后,到了该给小孩打生活费的日子了,小孩没有收到钱,于是给自己父母打电话,但没有人接,只好跟婆婆打了电话。

  婆婆也觉得奇怪怎么联系不到人,就拿着备用钥匙过来了,一开门,满屋血腥,婆婆就就吓晕了。后来就报了警,当时来了很多很多警察,整条街都直接封了,过来看热闹的人围了个人山人海,据当时看到过现场的人说,屋里面整个客厅都变成血海一样。

  听开锁师傅说了以后,小刘嘴巴都被震惊的闭不上了,回头看了一眼屋里的客厅,不敢相信他昨天居然就在这种地方睡了一夜。

  说实话,开锁师傅走的时候,小刘也想一走了之,但是又想了一下,这事都过了这么久了,而且小齐和Y小杨都住这里,也没碰见过啥事啊,那怕毛啊!

  虽然内心是这样安慰自己的,但知道了真相后,小刘呆在屋里真的感到分外煎熬,只能在心里面不断在给自己鼓劲:怕什么怕,心理作用心理作用。

  白天都还好,但天黑之后,四下一片寂静,小刘不禁又开始瞎想。

  他想着想着觉得,这么大的事,肯定会有新闻报导啊?于是他手贱的上网搜起了当地相关新闻。

重庆垫江凶宅

  结果居然真的搜到了新闻,不光有文字新闻,还居然有个视频!点进去一看,天呐,居然是当时警方过来侦查通报案情的新闻视频录像。这个录像应该是当时在垫江地方电视台播放的新闻,被人用手机什么的录了下来放到了某豆上面。

  看着这个视频,小刘真的是鸡皮疙瘩起了一层,视频里客厅的摆设完全跟现在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连家具家电都没有换。

  视频里地板是干净的,应该是为了避免过分的视觉冲击被弄干净了,尸体也应该是运走了的。

  这时视频又开始放卧室里的场景,我勒个去,床完全就是现在屋里的两张床,就是之前A屋跟B屋的两张床对换了一下。

  那会小刘已经快崩溃了,这房子显然就是简单处理了下就又租出来了。

  他立刻联系小齐和小杨,将这个事情告诉了他们,小齐和小杨也被吓到了,建议他赶紧出去找个酒店住好了。

  小刘居然还调侃了一下,说:有什么嘛,男的不怕这些,我阳气重啊!

  其实他当时已经是坐在沙发上都不敢动了,真的是动都不敢动,眼睛也不由自主地在屋里四处张望。

  丫的,实在心里发毛,赶紧联系上了一个之前认识的成都的研究藏密宗的哥们,跟他详细说了这一天的事情。

  这哥们告诉小刘:门开不开是有东西不想让你进去,你身上有他们不想看到的东西。

  哥们还说,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不过如果害怕的话可以放点超度亡灵的经文什么的,这样会好一点。说完还传了几个MP3格式的经文录音过去。

  小刘收到后,赶紧用电脑放着。如果说这会他还只是对凶案现场有点害怕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可以说彻底粉碎了他的三观。

  到了深夜12点左右,屋里就只剩空调的低频声音和电脑在放着佛经了。

  小刘将屋里的灯全部打开,一个人坐着不敢动只敢看着电脑屏幕,心里一遍一遍回想着邻居的眼神、开锁师傅的回避、视频里的屋子陈设。

  佛经用的是耳朵能承受的最大声音放着的,小刘一包烟抽了一半,一根接一根,心里在盘算着等会睡觉眼睛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就在这会,对面的房间走廊那边突然传来了一点奇怪的声音,小刘最开始还觉得是幻觉,毕竟这一晚上神经过度紧张,脑子也有点晕了。

  但他还是手贱把电脑声音调低了一点,盯着走廊那边竖着耳朵听了一下。

  !!!

  是男人的呼噜声音,没错,绝对是呼噜声音,应该是从小杨睡的那间房里传过来的!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声音越来越清晰。

  小刘脑袋已经发麻了,开始自欺欺人想道:难道今天一切都是幻觉?难道是小杨还睡在那个房间?难道是他的呼噜声?

  这会他已经想好了,还是先逃命要紧,心里已经在一遍一遍演练跑出去的路线了,如果撞见什么东西,应该从大门跑出去还是从阳台跳出去。

  想着想着,他又觉得能不能自己制造点声音把这个呼噜声压过去,压过去会不会就没事了?

  于是他把电脑声音开到最大,但是没用,还是隐隐约约感觉有声音。他接着站起来把客厅的电视插头插上,按了下开关。电视开了,他赶紧随便找个中央台开到最大声音。

  好了!这下好像真的听不到其它声音了!

  屋里面没有人的时候电视真的是能壮胆的,不管是电视剧还是新闻什么的,里面总是人在说话的,就会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了,不然真的就是感觉自己在这个房子里像是在一个孤岛上一样。

  小刘这会已经做好准备了,连行李都收拾好了,虽然只整理了客厅里的行李,但他实在不敢进到房间。

  他想着,如果再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那就一定得走了不然可能真的就会出事,但是如果之后没有什么事发生,那就有可能是他自己在吓自己,心理作用。

  在大概1点左右的时候,厨房关着的推拉门突然发出了梆梆梆的声音,这绝对不是被风吹的声音。因为白天外面一点风都没有,晚上也是一样没有风,而且小刘一直坐着的地方就在阳台旁边,外面有没有风应该是听得到的。

  更何况,厨房的推拉门外面并不是正对着生活阳台的,就算有风也不可能拐着弯吹。

  所以一定是有东西在拍厨房的门!

  而且这声音不是连贯的,小刘当时就觉得他要完了,又想不行了,得先跑。

  他当时就是抓着电脑塞进背包一把背上,拖上行李箱冲向了大门。

  在开大门的那一瞬间,右手边的厨房门发出了那种尖锐物品在光滑的金属表面抓挠的那种声音,小刘已经快被吓晕了,开大门的时候太怕门开不开了!

  好在一按把手,大门很轻松的就开了,他抓着行李箱就冲了下去。

  真的是在逃命一样,直到冲到小区大门的那一刻,他才觉得逃过去了。

  没有敢回头再往小区看一眼,小刘提着行李箱就往之前跟杜老师住过的那个酒店去了。

  当时老板已经把大门关了,小刘还是敲门进去的,老板娘认出了他,还问他这么晚才从重庆主城到垫江么。

  小刘的情绪还没平复下来,语速逻辑都很乱地跟她说了这一天的所见所闻和在那个房子里发生的事情,老板娘和老板的嘴巴大张着,眼睛都要鼓出来了。

  他们是着实被这件事吓到了,也被小刘吓到了。他们告诉小刘:那个房子里面曾经发生的事情本地人全都知道,也都知道发生地在哪里,本地人是不可能去租住那里的。

  现在那个房子是原先出事的那对夫妻的长辈租出来的,租金比其他地方低也是因为要忽悠不明就里的外地人来住的。

  之前那个屋子据说还租给过一个做生意的外地人,本来都是顺风顺水的,住了那里没多久就亏了个底朝天,最后也就搬走了,再然后应该就是你们来住了。

  宾馆老板拿来了啤酒给小刘压惊,跟他们又说了会话,小刘就去睡了。

  那天已经折腾到了两点半左右了,三观尽毁,受了惊吓,所以睡觉倒是睡得,很快也没有做恶梦,可能是因为到了安全的地方吧。

  第二天白天他还没醒,小齐的电话就来了,问小刘在哪里。

  小刘说在酒店,让他们先直接到酒店来集合,别去那个房子。

  等他们到了酒店房间后,小刘跟他们说了前一晚的所有事情,小齐和小杨的脸已经被吓得抽抽了,不过他们又说了句让小刘后怕的事,小齐说:“屋子里那个电视我跟小杨从来就没有成功打开过,一直都是坏的啊!”

  小杨也加了个事,他说他之前有天凌晨1点左右从外面回去,进楼洞的时候曾经看到过楼洞右边那户的生活阳台里有个穿白衣的长发女人站在里面,一动也不动,当时还以为是个妹子,还想着隔天去把妹。但后来路过的时候再注意那户就再也没有看到过有年轻的女人出现,而且他后来搞清楚住在那的是一对老年夫妇。

  结合小刘经历的事情,这件怪事也有了答案。

  三个人毛骨悚然。

  小齐立刻跟房东婆婆说了要退房,没有受到拒绝或者拖延,对方很痛快的答应了。

  后面得去屋里面收拾行李,因为人多,又是白天,小刘就跟他们俩一起去了。

  进去以后空调还开着,而电视没有图像,小刘站在门口没敢进去,就在门外等他们俩。他们也就草草收了一下赶紧走人了。毕竟临去拿东西的时候他们跟酒店老板打了声招呼,老板再三嘱咐他们让他们拿了东西赶紧就走千万不要回头看,他们全部照做了,没有回头。

  这个事情就这么完了,但小刘整个人萎了几个月。

  后来他跟很多朋友说过这件事,我听完这个事后,还按照小刘当时看的那个视频查过一遍,视频和凶杀案都是真实存在的,是发生在2009年的一起案件。但这两年视频好像已经被某豆删除了,而网上大部分相关内容也被和谐了,大家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问问重庆垫江的本地朋友,看有没有了解详情的。

关注公众号gushibaike(长按复制)。

本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我马上删除谢谢!转载或引用本网内容必须是以新闻性或资料性公共免费信息为使用目的的合理、善意引用,不得对本网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同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转载请注明:http://www.zhengyijiancai.com/gushi/4512.html

(0)
上一篇 2023年5月12日 下午4:22
下一篇 2023年5月12日 下午4:24

相关推荐

  • 灵异故事:被冷落的保家仙在作怪!

      有的人不相信背后那些看不见的在暗中保护自己的灵体,咱讲个真实的故事给各位听,故事的主人公叫小彭。   小彭是一位在校工作的高中老师,28岁,有段时间工作压力比较大的时候,每天晚上下班回家到了7-8点的时候就会委屈的哭上一顿,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就只是单纯的想哭,小彭自己也感觉很疑惑。   这样的事情持续了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小彭母亲感觉事情不对劲,开始…

    鬼故事 2023年6月17日
    1210
  • 民间故事:午夜不要随便上陌上人的车!

      记住,在下雨的夜晚,千万不要在荒郊野外随便拦车、搭车,因为你根本不会知道,你搭上的车是通向哪里的。运气好的话,他可能会送你抵达你想去的地方。如果不好的话,你也许将踏上通往地狱的旅程….   李成霖是一家大型商贸公司的业务主管,平时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很受领导的赏识。他有一个最大的爱好,就是野外露营。去荒郊野岭,树林水库附近玩。而且常常是自…

    鬼故事 2023年5月12日
    970
  • 灵异故事 | 闹鬼事件之闹鬼

      这件事,现在回想起来,我还是琢磨不透个中的意味,诡异而且让我感到悲伤。特别在这样的灰白色阳光洒散时深深念起这则往事,仿佛听见那个近乎哭泣的女声:你有手纸吗?   高二那年,我们学校组织高中年级去军训,地点选在一所挺有历史的军校。出发之前,就听闻,有一个学长说,那学校闹鬼,最好的办法就是想法子逃避不去。你们知道,由七对这类事情,那可是忒热心的。自从那次初三…

    2023年5月14日
    1020
  • 短篇恐怖故事 : 午夜教学楼里那个男孩

      来自网友游风的投稿 :   这是我亲身经历的事情,从来没有告诉过同宿舍的同学,因为这件事太离奇了,就连此刻将它讲给你们听,我也仍是心有余悸。   我此刻还清晰的记得,那是临近期末考试的一个周五晚上,我去东一四楼的教室通宵复习,那天我特别累,加之对书的内容有些不懂,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冷风吹醒,向窗外看了一眼,窗外漆黑一片,什么…

    鬼故事 2023年5月12日
    940
  • 午夜里,古怪老太太跟着我回家了!

      事情发生在我上高三那年的冬天,经历过高考的朋友都知道高三的学业有多繁重,我们班经常晚自习到晚上十点多才下课。   我的成绩一般,考试成绩只能达到及格线,经常被老师开小灶讲题,有天晚上下晚自习以后,我又被老师留下来单独讲了三十多分钟的题,等结束,我走出学校已经是十点三十了。   我家距离学校步行大概四十分钟,我平时上学都带着手机,所以知道时间。   我走在…

    鬼故事 2023年5月12日
    940
返回顶部